参透“为何”,迎接“任何”

参透‘为何’,才能迎接‘任何’。(He who has a ‘why’ to live for can bear almost any ‘how’) —— 尼采

一周匆忙过后,在周末有了时间思考,内在的空虚就会浮现,当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时,就会产生一种忧郁的情绪。这就是所谓的“星期天神经官能症”(Sunday Neurosis)。

“星期天神经官能症”本质上是“存在的空虚”引起的,而“存在的空虚”所表现的主要现象就是无聊和厌烦。叔本华在《人生的智慧》中写道:“人类注定永远在两极之间游移:不是灾难疾病,就是无聊厌烦。”

出现“存在的空虚”是因为我们对生命感到全无意义,我们无法找到为了它就值得活下去的某种意义,我们被内在的空虚所萦绕纠缠。但是,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?这个终极问题几乎困扰着我们所有人。

德国作家维克多·弗兰克在他的《活出意义来》一书中给了我们答案。

生命的意义因人而异,无法找到一个抽象的针对全人类的意义,甚至也无法找到一个人抽象的生命意义。当我们问自己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时,“我们不是在问生命的一般意义为何,而是在问一个人存在的某一时刻中特殊的生命意义为何。一个人不能去寻找抽象的生命意义,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殊天职或使命,而此使命是需要具体去实现的。他的生命无法重复,也不可取代。所以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也只有他具有特殊的机遇去完成其独特的天赋使命。”

“人不应该去问他的生命意义是什么。他必须要认清,‘他’ 才是被询问的人。一言以蔽之,每一个人都被生命询问,而他只有用自己生命才能回答此问题;只有以‘负责’来答复生命。因此,‘能够负责’是人类存在最重要的本质。”

在遭遇巨大打击时,能坚持下来的往往是那些有想要“负责”的人或事,正是这份“责任”拯救了他们。我们在寻找生命的意义时,需要明白我们自己是为了什么,对什么人或什么事情负责。

“生命的真谛,必须在世界中找寻,而非在人身上或内在精神中找寻,因为它不是个封闭的体系。”

生命的意义时刻在改变,我们需要通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每件事进行审视,帮它找到所隐藏的意义。


 上一篇
docker 一 基础用法 docker 一 基础用法
子曾经曰过,docker是个好东西,需要一个系列的文章来总结。因此,本系列将会由浅入深的将我所理解的docker写下来,但我不打算写成入门式的文章,会更偏重理论和工作中遇到的坑。 作为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,让我们以几个例子来看看 dock
2019-08-17
下一篇 
《传习录》之徐爱录 《传习录》之徐爱录
在徐爱录中,主要记录了王阳明和徐爱就《大学》进行的探讨内容,比较了朱子和王阳明关于大学中部分内容的解释。对“格物”、“知行合一”、“心即理”给出了解释。 王阳明的“心学”是在儒学背景下建立的,儒家认为人“性本善” “在亲民”的解释 徐向
2018-07-20
  目录